学校网站源码
  天津师范大学法学院
本站首页
学院要闻
学院概况
师资队伍
党政工团
人才培养
特色专业
法学研究
学生园地
招生就业
合作交流
图书实验
校友之家
下载中心
 当前位置:本站首页文章频道→ 人生讲坛 →我院举办“合理利用图书资源,提高自主学习能力”讲座

我院举办“合理利用图书资源,提高自主学习能力”讲座

作者:段珊珊(1201班) 发布会员:蒋馥蔚 版权:原创 发表日期:2012-10-19 阅读:2201

 

1016下午,法学院2012级全体本科新生在模拟法庭开展了“合理利用图书资源,提高自主学习能力”讲座。法学院蒋馥蔚老师、图书馆服务中心相关老师参加了本次活动。

 

整个讲座分上下两部分。首先,图书馆服务中心的老师为新生介绍了我校图书馆概况、各项规章制度及图书馆使用说明。大家跟随老师一同回顾了我校图书馆的发展历史。面对这个创建历史悠久、内容丰富坚实的图书馆,大家充满了敬畏。它像一个资质深厚的学者,引导同学们展望未来。

 

讲座的第二部分是关于自主学习方面的讲座。没有刻意的准备,没有厚厚的稿件,更没有固定的位置,蒋馥蔚老师凭着自己扎实的专业基础与宽阔的知识面,以其丰富的亲身经历告诉了我们在大学要学习什么、怎么学习,他首先对“自主”进行“咬文嚼字”,认为自主就是自由选择与主动,即兴趣和动力两个方面。之后,他从法学专业、大学英语以及法科学生综合素质等两大类三个方面,告诉大家如何增强学习兴趣与主动性,如何更新学习方法、提高学习能力,如何通过书籍与网络自主获得学习资源。他那诙谐幽默的语言、引经据典的能力素质、形象生动的现实案例、以及随性而发的交流问答给同学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通过这次讲座,大家反响强烈。老师在讲座之后说:鉴于法学专业本身的独特性及法学本科生就业压力的现实性,法科学生的入学、入门教育极其重要。本次讲座是新生入学系列教育的一部分,希望同学们能有收获。

 

学生通讯员:段珊珊(1201班)

 

蒋馥蔚老师

在法学院2012级本科生法学入门指导系列活动之

“提高自主学习能力”讲座上的发言

 

我是昨天下午接到的通知,让我讲这个题目。其实我不太喜欢这种大场面,这样讲出来的东西针对性不强。我喜欢一二十人的小氛围,大家像亚瑟王里的圆桌会议那样围坐成一圈,你一句我一句,一起聊聊,那才叫交流,可惜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教室。我也不太喜欢坐在前面,感觉像受审一样,我就站在你们身边,大家聊聊天就好。

昨天,一班的一位同学跟我探讨两个刑法的案例,聊到最后,她说“老师,您这不是在玩文字游戏吗?”其实啊,有句话叫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有时候就因为一个字,就可能导致我们无端地剥夺一个人的自由甚至是生命。所以作为一个法律人,我们必须咬文嚼字,那么对于今天这个题目,我们也来咬文嚼字一翻,做点字面解释的工作:先来看看核心词汇——“自主学习”,什么是“自主”?(问了两个同学)第二位同学说得有点意思,按我的理解,“自”就是自由,自由选择,“主”呢,就是主动,前者关乎兴趣,后者则关乎动力,这两者呢,又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兴趣是最好的动力,而有了动力,学习就会越来越得心应手,那么你的兴趣自然会越来越浓厚。下面还剩四个字,即“提高能力”,那么怎么提高能力呢?说白了就是一个方法的问题。其实现在我所使用的,就是一种文义解释的方法,以后你们在法理学法的解释部分,会接触到这些。我这里呢,先把丑话说在前面,今天我在这儿谈到的各种学习上的方法,仅仅是我自己上学期间一些经验的积累,这些方法也仅仅适合我本人,但是否适合在座的每一位同学,那就需要大家自己下去好好琢磨一下了,归根结底,就是希望各位及早地能找到一种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

下面言归正传,我们开始谈自主学习的问题。其实之前跟大家说过,大学的学习啊,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个就是文化知识的学习,另一个则是综合素质的培养,而文化知识在我们这里又包括法学专业与英语两个方面,我们一个一个来谈吧。

首先我们来看看法学专业的学习,这两天我见到你们总问:“上了几天课,感觉怎么样啊”?有的同学说:“还行,感觉还不错”,有的则愁眉苦脸,“这都是些什么啊,一点意思都没有”。现在你们就这样想,也许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慢慢厌倦,直至大家开始纷纷选择逃课。其实啊,大学生逃课是很正常也是很普遍的事情,甚至有“专家”曾经说过,“不会逃课的学生算不上好学生”,但你得会逃。(鼓掌)什么意思呢?你逃课后睡大觉去了,或者跟着男朋友女朋友遛弯儿压马路去了,这样的逃课又有什么意义呢?这充其量只能叫形式上的逃课,而且你必然会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为什么呢?刚开学的时候我跟大家提过,我们进入这个学校,就相当于跟这个学校签订了一纸合同,或者说契约,这就意味着你自己已然同意契约中暗含或者明示的学校的各种校规校纪,如果你实施了逃课行为,那么就等于你违背了这个契约,那么你就必然要承担一定的违约责任,我们大学里的课,一般情况下老师不会刻意地去点名,但保不齐突然有一天他心血来潮,或者看逃课的人太多,点了名,而你又不在,可能仅仅这一次的缺席就会影响到你最后的成绩,受损失的还是你自己。那么我们究竟该怎么办呢?我的经验是,课是一定要上的,这不仅关涉学校管理制度,也是对立于讲台之上的老师的基本尊重。你人可以去,而且必须去,但思想与头脑仍属于你自己,你完全可以拿本书自己看,大学本身就是自学的时候占大多数,老师仅仅起一个引导作用。当然了,这种方式你也得考虑到讲台上老师的感受。其实这也叫“逃课”,而且是实质意义上的“逃课”。(笑)

你们大一这个学期开了三门专业课,以后只会越来越多,而教这些科目的老师呢,在风格上又各不相同,有时候同一门课,可能这个学期一个老师讲,下个学期又是另一个老师讲。比如说,我们读书的时候,中国刑法学老师换了三个,有的老师喜欢在课堂上讲一些社会上的东西,什么重庆模式啦,什么唱红打黑啦,甚至重庆有几座名山,歌乐山有多少级台阶,山上有多少温泉等等,而课本上的东西呢,相对讲的就要少一些。这样的老师大家趣味性很强,可听度也相当高,一般来说同学们都会比较喜欢,因为法学本身就是一门实践性、应用性很强的学科,这种教学属于理论联系实际型的,那么遇到这种老师呢,在领会理老师补充的东西后,你就需要下去以后自己认认真真地重新看书自学;而有的老师呢,则喜欢补充一些理论性较深的东西,比如把一些到研究生阶段才会接触的知识在本科就教给大家,因为我们刑法学一直以来存在着学派之争,什么前期旧派也就是古典学派,什么新派即实证学派或近代学派,之后还有后期旧派等等,学派争论直接导致刑法的基本立场上的对立,所以我们刑法学几乎每一块知识包括犯罪论,包括刑罚论都存在着较大的争议,如果从一开始就给大家讲清楚学派的纷争焦点,告诉大家什么是客观主义什么是主观主义,告诉大家究竟该处罚的是行为,还是行为人,那么你之后的学习就会比较系统化。当然,教学模式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这里说这些不是对其进行评判,存在即有其必然性嘛。而是说大家遇到这类老师该怎么办,因为他讲的很多东西你在本科的教材上是见不到的,有的老师甚至就没有指定教材,有的连教案或者课件都没有,就像我今天这样,一上来就给你呼呼啦啦讲一堆书上没有的东西,或者发散地比较远,那么你们该怎么办?首先,我们得记住一句话,“光想着让老师适应自己的学生不是好学生”,当然,从我们教师的角度我们也会时常提醒自己“光想着让学生适应自己的老师也不是好老师”。然后,具体的经验就是三条:首先,课前我们需要预习,觉得自己有可能听不懂,就一定要提前看看,看看老师要讲哪一部分的知识,都包括哪些内容,有哪些地方我自己根本看不懂,上课时呢,就带着这些问题去听课;再者,课后要及时地复习总结,把今天讲到的或者没讲的好好梳理一遍;而在课堂上呢,我们就必须做好笔记,尤其是把老师补充的东西详细地记录下来,如果当时没听懂,下来还可以翻看笔记,然后通过查找资料或者询问老师来把问题搞明白。综上,从课堂本身来说,我们专业课的学习就一定要注意课前预习、课堂笔记以及课后复习这三个方面,以本人为例,差不多屡试不爽。

这是在课堂上,那么课堂之外呢?相对来说,你们大一的课还是比较少的,你们有相当一部分课余的时间,那天我还看到咱们的棋手孙伟同学的QQ签名改成了“大学有点闲”,那么我们用这些空闲的时间来干点什么呢?今年你们一班的班主任是杨会老师,那是我西政的师兄,搞民商法的;二班是海涛,学法理的,你们二班的同学有福了;三班的同学有点倒霉,摊上我了,我的本行是刑法,现在也搞一些刑诉法的研究,刑事一体化嘛,此外呢,我对政治儒学、公羊学还非常感兴趣,有同学问了:“老师,什么是公羊学啊?是不是有公羊必有母羊啊?” (笑)当然不是,儒家经典有春秋,春秋有三传——左氏、谷梁与公羊,我的另一位师兄蒋庆先生就是这方面的专家,他原本也是学法律的,后来有点想不开,从海南大学提前办了退休手续,自己跑到贵州的阳明山龙场建了一个旧式学馆叫阳明精舍,就像一个现代的隐士。他那里有两副对联很好地体现了公羊学所提倡的内圣外王的境界,叫做“清萧一曲乾坤静,浊酒半杯天地宽;守先待后辩理势,论古知今究天人”。宋以后的学者,总把儒学限定为内在的心性儒学,而蒋庆则从儒家入世的角度提倡除了心性儒学,还有政治儒学,这是制度层面的东西,其实前一段我冒充导游给大家讲解兴文楼这十二块宣传画的时候说过,我们中华民族有非常丰富的传统资源或者叫本土资源,这些理论或者制度层面的东西支撑了我们这个泱泱大国几千年,尽管现代法律主要是后来从西方引进的,但如果我们能将这些本土资源与现代法治结合起来,那么很多时候移植中所产生的副作用比如制度的水土不服或者公众认同度低的问题也许就有一定程度上的改观。话说回来,在当下这样的学说还是存在一定的风险的,有人会给你带上保守的帽子,但保守主义不等于守旧,跟大家谈蒋庆不是为了劝大家都成仙儿或者出家当和尚去,而是想让大家思考一下,这些东西我们专业的老师一般情况下怎么会教我们呢?很多时候他们也不懂也不屑于懂,那么我又是从哪儿学来的呢?再举个例子,上周末的晚上,一位搞电影史专业的女博士请我喝酒,说她在做关于女性导演的一项研究,听别人介绍说我这里有许多稀有电影,我一听来劲儿了,毕竟人家是专业的,这种交流的机会还是很难得,所以就欣欣然跑去赴约。(笑)结果我跟她聊我喜欢早期表现主义的东西,比如弗里茨.朗,比如冒瑙,再比如德莱叶,还有那部著名的《潘多拉的魔盒》以及那位惊艳得让人叫绝却又无法走进她的世界的露露,可她貌似没怎么注意过这些;后来我说法国电影我喜欢那部《陌路人》也叫《火车上的男人》,结果她说自己没看过;再后来我说聊点动画片吧,我喜欢捷克的杨.史云梅耶的黏土动画,还有俄罗斯的油画动画,她还是没什么太多的反应,这当然就没什么可聊的了,其实回来后我心里还挺美,为什么,毕竟我不是专业搞这个的,但这些东西我都是从哪儿得来的呢?现在我告诉你们,两个途径:第一,读书;第二,上网。

我在去年带着现在大二的同学搞“法府书香”读书会的时候,曾经说过,我们法学学科的综合性非常之强,这要求我们必须阅读包括哲学、政治学、伦理学、逻辑学、心理学、经济学、管理学、甚至文学、历史等等各个方面的书籍,这个在今后有机会还会给你们讲到,但是这么多的书我们究竟该如何选择呢?前两天有位同学问我,老师我现在该看什么书呢?其实去年开学没多久11级有位新生拿本康德的著作,邓晓芒翻译的大厚本《纯粹理性批判》来找我,说“老师,我一点也看不懂”,我说您这不废话嘛,要想看懂康德,你就必须从源头读起,从古希腊哲学踏踏实实地看起。(笑)所以我的意见是,以你们现有的专业水平,其实就这么几天也没什么专业水平,读书就一定要读那些对其感兴趣的书,否则读了半天一点收获没有,那纯粹是庸人自扰。你现在可能读不懂专业的书,连你们的法理教材看起来也许都像天书一样,你又何必去啃那些所谓的法学经典名著呢?现在大家普遍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干什么事都有点操之过急,走还没学会呢,你就想跑,那只能摔跟头,只会消耗掉你出于好奇之心而对法学专业本身已有的那一点点懵懂的兴趣。你可以看点文学方面的东西,也可以看点历史的东西,这对我们今后的学习都会有所帮助,因为我们的确还需要锻炼自己文字方面的能力,以后也需要采用历史分析的方法来研究法律。那天跟一班二班的同学在QQ群里推荐了一本书,三班的同学不爱搭理我,不让我加他们的群,结果就没推荐,(笑)今天我在这重新说一下,主要是跟你们大一专业相关的几本书,拉德布鲁赫的《法学导论》,很薄很薄的小册子,但理论深度却一点都不逊色,还有博登海默的《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这两本书可以配合你们的法理学教材来读,再者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卢梭的《社会契约论》,还有洛克的《政府论》,这几本书我不奢望你们现在就能读懂,慢慢来吧,先接触一下。好,这是读书方面,以后在读书会上我们再详细地探讨这方面的问题。

再来说上网,一直以来流行着这么一句话,叫网络是把双刃剑。有的同学上网没事爱打打网游,玩玩魔兽、CS,有的同学没事跟人聊聊天,或者拍个大头照发上去与人共享自己的美丽容颜,(笑)这都无可厚非,娱乐本身就是网络的一大功能。而娱乐之余呢?其实网络上的资源是非常非常丰富的,就一个维基百科就够你受用终生,我的那些电影、那些音乐、还有十几个G的电子书都来自网络。现在你们幸福多了,我们上学那会儿是0304年,网吧也就刚刚兴起了一两年,资源依然很难找,我从06年开始收集电影,当时有一部丹麦和法国合拍的电影《想做熊的孩子》,由于要做字幕翻译,为了下到丹麦语的原声版,用电驴下了两个半月的时间,多宝贵多难得的资源啊,可是现在我们却常常让这些唾手可得的资源从自己身边哗哗地溜走,太可惜了。有的同学会说:“老师,我也经常上网,有时也想找本书,或者找部电影,可我怎么就找不到呢?”这些东西没人教你,怎么办呢,自己主动去找,告诉你们一个很简单的方法,那就是打开google,然后输入你的问题,比如“法理学应该读什么书”,再比如“怎么过好大一”,一按回车,一堆方法就摆在你面前。而面对网络上极大丰富的各类资源,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对其加以整合,然后为我所用。今天我看到了下半年的工作计划,这周我要回趟重庆,回来之后,要么下周,要么下下周,我就会带着大家一起看几部法律方面的电影,每部片子我会从中抽出N多法律相关的点,可能涉及法学的多个学科,有选择的先给大家简要介绍一下,以后真正学习的时候也就成了复习,分析点评之后呢,像去年那样,我会图文并茂地给各位介绍一些我搜索网络资源的方法,其实一般人我还真不告诉他。

好了,接下来,我们来谈谈英语的学习。有的同学要说了,英语不就是一门语言吗?不就是用来交流的吗?对这个学科我们能有什么兴趣?听上去的确是这样。然而你们是在中国,你们将来考研、考博要考英语,这没得商量;你们进公检法考公务员又要四、六级证,还是跑不掉;即使有的同学说“没事儿,我的家庭条件允许,我将来什么都不考,我选择出国。”那么我现在告诉你,如果你不想将来做“海带”,你照样还得考托福,考雅思,还有那个别称非常雅致的GRE,还有如果你想考美国的法学院,你还得考美国法学院入学考试LSAT,那个难度也很大,所以说虽然我们对英语没什么兴趣,但现实逼着我们必须对其产生兴趣。兴趣被迫有了,态度问题解决了,学习方法这里我也就不想多说了,大家从小就学英语,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方法。我要强调的一点是大学里的英语学习一定要注意听说能力的培养问题。四、六级考试都有英语听力,分数高的同学还有机会参加口语考试;考研目前来说初试阶段一般都没有听力,可到了复试就有听力,面试时也有口语的考试。其实啊,根据我们人类大脑的构造,语言中枢包括听、读、写等等,它们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我们常说聋哑人,因为十聋九哑,所以你的听力不好,你的口语估计也强不到哪儿去,而你的口语好了,你的听力自然也不会差。这就要求我们平时学习英语的时候,一定要读出来,而且要读得尽量标准一些,其实李阳的疯狂英语也有这方面的含义在其中。

文化知识方面的学习说完了,还有点时间,我们再来谈谈综合素质的学习或者说培养问题。之前我说过,法学要求学生除了掌握理论知识,还必须具备较强的综合素质。上学期我给大二、大三、还有现在已经毕业的大四的同学谈过一次法学人的特质的问题,以后我也会跟在座的各位探讨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先简单地说一说法学学子需要学习哪方面的素质,你们怎么认为的呢?(问了两名同学)就这些啊?在我看来,主要包括这些方面:逻辑思维能力、综合分析能力、语言表达能力、文字写作能力,还有人际交往能力等等。这就需要我们有机会就要有意识地锻炼这些能力素质,去哪儿锻炼呢?很简单,多跟人交流,加入学生会、社团、辩论队,或者多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等等。有同学可能会说:“老师,我从小就嘴笨,加入什么也没用”。你要知道,你越是嘴笨,你越需要培养你的口才,否则你会越发地沉默,直到失语或者自闭,无法与人正常地去交流,这还是很可怕的。还有的同学会嗤之以鼻:“切,我都打听了,学生会太官僚主义了,我讨厌那种环境。”记得军训总结致辞的时候我说过,这个社会本身很多时候看上去就是不合理的,就是黑的或者说灰的,那么凭什么我们的学生会就一定要是白的呢?而且,你现在因为反感而不去这些环境锻炼,等你将来走上真正的社会,你还得去从头学习,从头适应,而到了那个时候,你自己也就经不起多少折腾了,很有可能一次失败就让你永不翻身,那么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所以我的建议是,不要害怕某些环境的恶劣,更不要选择逃避,我们必须从现在开始就学会勇敢地面对,不要害怕遇到问题,出了问题我们就想办法解决,其实我们大学的学习,就是不断地发现问题——寻找原因——解决问题这样一个过程,在这样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中,我们学会了学习,我们学会了生活。

好了,今天啰里啰嗦也说了不少,别急,最后结个尾吧。其实我们学习无非就是在模仿,但一味地模仿往往会导致你丧失自己的个性。有句俗话说“尽信书不如无书”,我这里加一句“尽信师也不如无师”,今天我在这儿嘚吧嘚嘚吧嘚说的一堆话,希望大家能够从左耳朵进去,然后尽快地从右耳朵出来,但在这一进一出之间,希望你们的脑子里能留下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有这样,你们才算是没有白来这儿听。

最后,祝大家都能够早日学会学习、学会生活、学会做人。

谢谢!(鼓掌)

 

1101班任昱坤整理

2012-10-16



【字体: 】【复制】【打印】 

 上一篇:姜小艳老师
 下一篇:我院举办“法律职业生涯规划及其学习方法讲座”
 点击排行
·郝磊老师 2013-3-19
·尚海涛老师 2011-9-7
·于连超老师 2013-7-12
·杨金颖老师 2012-8-29
·郭小冬老师 2012-8-29
·朱沛智老师 2011-3-10
·张培尧老师 2012-3-19
·吴占英老师 2013-7-12
·张逢太老师 2010-3-29
·王海军老师 2010-10-27
 本站推荐
·《天津滨海法学》第七卷稿约 2018-3-16
·学院简史 2017-12-22
·法学院党组织机构 2017-12-22
·法学院行政组织机构 2017-12-22
·法学院领导班子成员 2017-12-22
·法学院招聘教学科研岗位人员面试… 2017-2-26
·天津市经济法学研究会2016年会暨… 2016-6-23
·郝磊教授出席中国商法学研究会20… 2016-5-10
·《天津滨海法学》(第六卷)稿约… 2016-4-28
·法学讲坛——多中心治理与行政法… 2016-4-22
天津师范大学法学院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天津师范大学法学院 主办单位:天津师范大学法学院 津ICP备09008453号-6 津教备0380号
地址:天津市西青区宾水西道393号天津师范大学主校区 电话:23766224 23766067
请使用IE6.0及其以上版本浏览本网站